国内反传销寻人寻亲网_【李先生】_寻人启事_专业找人官网

欢迎来到《李先生反传销救助网》救援电话:15222723888

再论趣步是否传销模式!

2021-03-29 08:14 分类:反传销专栏 阅读:

 

  2020-09-24日,中国法院网发布署名作者为郑伊可的文章《趣步APP是否构成非法传销》,引起舆论关注。
 
  整个中国舆论环境对团队计酬的认知都是非常负面的(包括直销行业和社交电商),在互联网创新层面的运用更没有任何意见,也没有人敢于讨论合理运用,这篇文章某种程度上算是首开先河了,在这里首先感谢官方媒体对讨论的支持,感谢学术界的声音,作者文中回应了我的趣步连载中很多问题,这里谢过。
 
  其二,从国家法律出台的轨迹来判断,由于各种新型商业模式的出现及其自带的合理因素,国家在尝试将其规范引导,而非“一棍子打死”。对于团队计酬在互联网创新层面的表述,侧面表述了政策有网开一面的空间,以往我个人在科普这个问题时,总是被偏激人群质疑为传销站台,不敢如此直言。
 
  其三,将团队计酬在学术界的不同观点,表达的如此充分,也侧面显示出基层在各种案件中的尴尬和定性难题,承认问题是解决问题的前提。张明楷教授、赵秉志教授、王恩海教授、陈兴良教授、袁彬教授等等对传销罪不同的观点,也是首次并列呈现在大众眼前,感谢这种出圈儿。
 
  其四,非法传销有两层含义,既包括行政法意义上的非法传销,也包括刑法意义上的传销犯罪。这个问题整个舆论都是混沌的,甚至很多官方媒体也很混沌,感谢这么详尽的表达。
 
  感谢人民法院报给予的报道,让我们有了更多理性的讨论空间。
 
  郑伊可这个笔名,让我无法在北师大法学院师资目录中落实作者专业方向和职称,文中一些细节文字多有不明之处,对我解惑极多,同时依旧还有不少疑问,加上一些自己的观点,这里罗列一并请教。
  一、这个是表述问题,还是我误读
 
  此段中有句话,行政法意义上的传销包括三种形式:一是拉人头;二是收取入门费;三是团队计酬。以上任意一种都是违法行为,只要具有一种形式即可构成传销。
 
  不知道是标点符号造成的分段问题,还是容易误读,我无法理解这句话。因为单独的拉人头,单独的入门费是无法构成传销的,希望得到作者回应或网站方的更正。
 
  二、团队计酬的准确定义
 
  作者表述中大篇幅提到团队计酬,从现实角度出发,在目前的市场中,有很多合法企业仍然使用着原始型传销的模式进行经营,对于这些大量的只是单纯的以商品销售为目的的企业应该采取规范的手段,而不是以犯罪化处理。文中“以商品销售为目的”的团队计酬,不知作者是否将“互联网服务”、“虚拟币营销”,也一并算作其中。
 
  请教这个问题是因为直销法规中也存在对服务性、金融服务的真空;然后,趣步提供的商品应该算哪一种;还有,若趣步算是虚拟币范畴的金融衍生品,法律竞合角度的是不是无法回避金融监管相关的法律法规,若如此是否必须拿上桌面一并才算严谨。
 
  或者这个变量因素直接排除另论,竞合相关一概排除。
 
  “团队计酬”式传销只是行政违法,不构成犯罪。陈兴良教授和袁彬教授认为,不是所有的传销都能构成犯罪,只有诈骗型传销(“拉人头”式传销和“收取入门费”式传销)才能构成犯罪,即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经营型传销(即“团队计酬”式传销)只是行政违法,不构成犯罪。
 
  按这个语言表述,团队计酬式传销与诈骗型传销逻辑上似乎是并列。这个表述我难以理解也无法接受。
 
  现实中团队计酬式的直销可以把商品大单化之后,架空产品甚至架空直销企业,直接变成拉人头的诈骗式传销,我们熟知的原始传销(所谓南北派)都是从这里演化而来,甚至趣步也是从GEC环保币诈骗传销中演变而来;而诈骗型传销也可以通过各种嫁接操作,摇身一变成为直销企业的经销体系(所谓挂靠),或者变成某个互利网创新企业的分支机构。
 
  也就是说,这两者在现实中是可以互相转换的,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把90%中国传销演变转换轨迹画出来,大约四周工作量,需要吗?
 
  三、关于趣步的团队计酬
 
  原文中,其实施的团队活跃度玩法构成了“团队计酬”,虽然不构成犯罪,但却构成了行政法意义上的传销。显然作者是依据相关媒体信息来做判断的,趣步去年就已经舍弃了拉新层面的团队计酬,作者所说的活跃度玩法今年已经不存在了,请更新趣步的信息。
 
  趣步玩家通常会将此种情况喷之为“你都不了解趣步,也没玩趣步,有什么资格评论趣步”。
 
  四、GHT网站
 
  GHT的交易网站在境外,糖果和GHT一比一兑换,请问作者,什么样的原因才能让我们放下这个最主要的交易环节,置之不理却去讨论商业模式。
 
  五、自带的合理因素
 
  原文中,由于各种新型商业模式的出现及其自带的合理因素。这个合理因素是否包含最高50%的交易手续费。
 
  我之前分析中提及,若说GHT是趣步创业起步的融资股市,那趣步就是在自己的股市,操纵自己的股价,悄悄增发稀释股票,还收取夸张的印花税,这是一个完完整整全封闭的暗箱,也是模式主体部分的重大瑕疵,这是我的观点。
 
  尽管如此,若作者说此处有腾挪转换的空间,那我也排除这个干扰因素。某种程度上从整体来看,这个杠杆支点简单有效,这个后面单论。
 
  六、重点:资金链可持续性
 
  原文中,在实际商品销量很大的情况下,用户后续投入的资金无法认定为“收取入门费”,且其盈利模式和目标是现实可行的,资金链可以持续存在。
 
  涉及商业模式论证是最重要的部分,需要详细展开说明,没有数据支撑谈模式会变成空中楼阁。但是,相关推理用数据网络中很少有干货,因为趣步公司的隐瞒(低调)几乎无法获取真实信息,若作者想做详细的数据推导,我这些数据可供参考。
 
  (操盘方没胆量发布关键数据,这个心态我吃定了!)
  【相关重点数据】:趣步各个等级用户的收益:
 
  各等级对应活跃度每月能卖纯GHT数量,每月能卖数量x今日价格=每月收入(月赚糖果不置换可累计复投)
 
  11848:(1专+1超+1精+2高+2进+4中+8初)30天赚糖果14154.74
 
  LV5:每月能卖11210
 
  LV4每月能卖10948
 
  LV3每月能卖10780
 
  LV2每月能卖10380
 
  LV1每月能卖9342
 
  1848:(1超+1精+2高+2进+4中+8初)30赚糖果1878.08
 
  LV5:每月能卖1487
 
  LV4:每月能卖1452
 
  LV3:每月能卖1429
 
  LV2:每月能卖1377
 
  LV1:每月能卖1239
 
  848:(1精+2高+2进+4中+8初)30天赚糖果771.41
 
  LV5:每月能卖610
 
  LV4:每月能卖596
 
  LV3:每月能卖587
 
  LV2:每月能卖565
 
  LV1:每月能卖508
 
  348:(2高+2进+4中+8初)30天赚糖果278.08
 
  LV5:每月能卖219
 
  LV4:每月能卖214
 
  LV3:每月能卖210
 
  LV2:每月能卖202
 
  LV1:每月能卖183
 
  248:(2高+4中+8初)30天赚糖果203.41
 
  LV5:每月能卖160
 
  LV4:每月能卖158
 
  LV3:每月能卖154
 
  LV2:每月能卖148
 
  LV1:每月能卖133
 
  248:(1高+2进+4中+8初)30天赚糖果191.41
 
  LV5:每月能卖151
 
  LV4:每月能卖147
 
  LV3:每月能卖144
 
  LV2:每月能卖139
 
  LV1:每月能卖125
 
  148:(1高+4中+8初)30天赚糖果116.74
 
  LV5:每月能卖92
 
  LV4:每月能卖90
 
  LV3:每月能卖88
 
  LV2:每月能卖85
 
  LV1:每月能卖76
 
  148:(2进+4中+8初)30天赚糖果104.74
 
  LV5:每月能卖82
 
  LV4:每月能卖80
 
  LV3:每月能卖79
 
  LV2:每月能卖76
 
  LV1:每月能卖68
 
  98:(1进+4中+8初)30天赚糖果67.41
 
  LV5:每月能卖52
 
  LV4:每月能卖51
 
  LV3:每月能卖50
 
  LV2:每月能卖48
 
  LV1:每月能卖43
 
  48:(4中+8初)30天赚糖果30.08
 
  LV5:每月能卖23
 
  LV4:每月能卖22
 
  LV3:每月能卖22
 
  LV2:每月能卖21
 
  LV1:每月能卖19
 
  8:(8个初级)30天赚糖果5.01
 
  LV5:每月能卖3至4
 
  LV4:每月能卖2至3
 
  LV3:每月能卖2至3
 
  LV2:每月能卖2至3
 
  LV1:每月能卖2至3
 
  趣步达人,参与分红的人数,有个别已经被封杀,数据准确可以直接使用:
 
  三星达人:332
 
  二星达人:3496
 
  一星达人:11798
 
  小小达人:25862
 
  【重点强调】:各种卷轴在实际运转中,每一个周期产生20%利率(以糖果计算),转为年化率则已经超出100%,此处具有强烈的非吸特征。
 
  【相关参考数据】:
 
  周期,趣步的一个周期已经从30天逐渐改为45天、60天、90天,同步减产;
 
  趣步糖果的总量十亿,已发行的总量我还没找到落实点,此处留白;
 
  趣步GHT交易所日交易量,顶峰值六百万,目前日常四百万上下,这个信息准确;
 
  趣步广告费收入,字节跳动穿山甲方面打听到的数据,一个月大约400万,数据基本准确,这是去年趣步自己宣称的收入来源,今年不提这茬儿了;
 
  趣步注册账号1.2亿,算是趣步官宣数据,号称今年2亿,结果至今没敢放开注册;
 
  趣步账号的日活数据,2000万上下,一说1200万;
 
  趣步用户一个人平均有多少个账号,五个上下,一说2.5个,(我群里有人有一百多个账号,因有实名认证的造假方法,被群里的趣步公司卧底发现,账号全部封禁);
 
  趣步真实用户数据,大约在3百万上下,再乐观的估计也过不了五百万,保守估计150万应该没问题,这就是趣步所说的铁粉的总量;
 
  【保守计算值后面的群体心理坐标】
 
  普通玩家玩一轮或者两轮下车,这是2019年之前的状态,之后剩余的趣步用户几乎肯定是反复复投。
 
  【数据推导】
 
  既然提出不要误伤,不误伤的边界在哪里,是不是需要清晰的商业模式和数据来说话,如果不需要那我们用什么标准作为边界?尊重数据是我的方法,我的计算方法和计算结果不一定完全正确,希望有更正确的方法出现。
 
  若GHT是趣步创业的“融资股市”,他估值多少才能对得起他的实业销售业绩,他实业的销售业绩增长的速度需要一个如何夸张的曲线才能对得起庞大的估值,问题是不是必须变成一个金融问题才能圆满完成讨论。
 
  若需要还有一篇文章可供参考,只是文章看起来像是一篇正正经经的论文,讨论问题更严谨。
 
  作者北大金融法研究中心陈海宁,数据和玩法上下足了功夫,其余网络自媒体文章加起来不如这一篇干货多。
  七、刑法的后置性和谦抑性
 
  《趣步APP是否构成非法传销》文中最后一句话,提到刑法的后置和谦抑,我没知识储备,也没资格讨论这个问题,就简单讲一下相关联的秩序和公平问题。
 
  秘乐短视频、福音、好玩吧、趣睡、趣走、趣问、夸克、慈音、影粉世家、爵金、亦跑、闪步、智慧晶、爱打卡、吉柚、速问短视频、蚂蚁短视频、妙音短视频、练练短视频、本色世界、水天共享、运动链sports chain等等
 
  这是一份已经过时的趣步仿盘名单,加上现有的仿盘,趣步系仿盘整体参与人次不低于两亿。这里大部分仿盘都是诈骗性传销组织,仅仅只有一个APP就能轻易圈钱几百上千万,甚至几十亿,两亿人次的涉嫌传销规模,会造成什么样的秩序破坏呢?
 
  然后,关于误伤,关于公平,趣步系第一案“秘乐短视频”,其套用趣步模式用刷看短视频代替趣步的走路挖矿,因为短视频广告的收益较高,其半年时间月广告收入飙升至九千万元,这个数据是腾讯优量汇的数据。
 
  秘乐七月初被查封至今杭州警方未公布定性,账户冻结人进看守所,与趣步查时云淡风轻相比,秘乐远超趣步的盈利收入,却享受了完全相反的待遇,我无法将其置之不理。
 
  向左看,成群结队的诈骗犯开趣步仿盘,毫发无损;
 
  向右看,看起来最易落地转型的秘乐,查封的最快,而且还是唯一被查封的;
 
  是讲刑法的逻辑优先,还是讲全局的公平,或者面对全社会讲法律的意义优先?
 
  要算,里里外外算清楚;
 
  要端,就一碗水端平;
 
  要讲,那就全盘讲明白。
 
  请教问题,到这里本该收笔,已经深夜了,却收到网友发来的各种截图:
 
  掉头再去贴吧看看,一篇欢呼声:
 
  一天时间,GHT币价涨了一块了,交易量飙升20%(前段时间日常交易量三四百万)。
 
  转发的群消息,开始炸群:
 
  这样一个人群,看见任何信息根本都不会仔细看内容,只看文字中的情绪,若感觉偏向于自己立场,便马上开始狂欢。
 
  这看来是停不下来了,那就继续按我的方式继续表述。
 
  谈谈三星达人
 
  趣步官方从来不宣传暴富,从来不公布数据,从来不正面解释舆论质疑,但要维护用户粘性,制造欲望投资卷轴买糖果上专家,那怎么玩呢?答案是,趣步教育三星达人,三星达人再沟通普通玩家,这就是趣步的信息迷魂阵。
 
  一个传声筒,一个工具,趣步所有不方便的牛被达人们吹完了,所有数据只要维护趣步的,也是达人们嚷嚷出来的,所有对负面舆论的解释,大多也是这里出来的。
 
  在微信群里总能看到各种三星达人在解释,在圆谎,在转移注意力,也为其散布虚假数据及各种谎言,为趣步无条件付出,忽悠网友,脏事儿烂事儿都干完了,趣步有事儿这些人一个跑不了。
 
  关于服务中心
 
  前阵子服务中心开的是热火朝天,最近偃旗息鼓了,纳闷。
 
  服务中心这种事情,事关落地大局,趣步最初却公然放出消息说是粉丝个人行为,这个招数让我很意外,但回头一想又非常合理。大多数信息、服务、收钱、忽悠、洗脑通过服务中心测试完成后,才会有选择的转移至操盘方脑门上,这首先就撇清了于自己的连带责任,建设了一个缓冲区。
 
  服务中心做些什么事情呢,来自线下的信息:服务中心陪玩家聊天,聊来聊去到最后一个目的“上专家卷轴”,那这个服务中心和线上的微信群有什么区别呢,这个服务中心是为了销售盈利,还是为了继续收钱找接盘侠呢。
 
  这套路,只怕还没有人摸到,这里钓个鱼,悬赏一千元,收趣步服务中心引导用户上“专家卷轴”的手机录像,一千元,说到做到。反正我踢了好几脚了,再补一脚也无所谓了。
 
  再者,服务中心宣传是为了激活老玩家,这个逻辑对吗?获取新会员开放注册,难道不是更应该吗?尽管各种三星达人的解释,此问题依旧被趣步玩家广泛质疑,对比趣步关闭注册新用户的逗逼官宣,趣步的舆论操作技巧基本都展现出来了。
 
  服务中心意味着着趣步开始从线上走向线下,但其功能值得警惕,为了销售,为了圈钱,为了忽悠洗脑,还是为了做事,静观其变。显然,这布局水准深得ZCX公关的核心精华,背后做合规的人水平,确实懂事儿。
 
  商城和酷拉锐跑鞋
 
  趣步酷拉锐跑鞋,599一双的,每次卖五万双,卖一次形成三千万销售额,在微信群内十分钟内卖完。但是重点在于,卖跑鞋不仅有酷拉锐卷轴还送糖果,所以跑鞋能够秒空不是因为鞋好,而是因为糖果和卷轴。糖果抵消了鞋子本身价值,卷轴则是糖果20%利率增长器,更重要的是有一个落地实业的壳儿了,趣步释放的信息则是鞋子制造了一个上税的口子,以此获取政府支持。
 
  上面所说的问题如果一直存在,我会认定为是障眼法。但是六月13日我发文趣步连载第三篇时,在跑鞋问题上轻描淡写的踢了趣步一脚,新出品的296鞋子没卷轴了,也不送糖果了。有人就是欠踢,不踢不动还喜欢装低调,这事儿我就没打算纠缠。
 
  前不久深圳96在广东卫视的发布会中推出新款跑鞋,销量两万多很是令人怀疑,我耐心的等了一个多月,终于有人说“鞋子卖完了,数据显示不好是因为收货后才计入统计数据”,这显然无法令人信服,凭什么都在一个商城里,599的鞋子秒空之后能看到数据,296的鞋子会又收货后才统计数据的说法,显然趣步明星心虚了。
 
  随后新鞋子下架,三星达人们说是为上新品流出空间,又是典型的趣步话术。
 
  跑鞋是趣步最后的一线生机,本该绝地求生一往无前,却如此倦怠的敷衍了事,确实是非常非常的欠踹。
 
  至于三星二星们几十双上百双的囤鞋刷量,我就不纠缠叨叨了,有多少粉丝为趣步奉献、消费?按三五百万高估的活粉来看,百分之一转化率在互联网流量中还不错,盈利可以填点坑儿了。
 
  再一看被趣步挂嘴上宣传了一年的扶产助销,数据也没了,店也没了。
 
  酷拉锐依托东莞厚街成熟的制鞋产业链很容易起步,一直没空过去看看。只是这商城越来越鸡肋,卖自己鞋子都卖的这么奇妙。
 
  这里我产生了一个反向思考:哪怕是在我自己建立的趣步微信群里,我找人要一张趣步官方微信群的鸡血截图,没人帮忙截,怕我黑趣步伤害他自己利益。
 
  这两种反差证明了一个事情,粉丝心里自己和趣步之间,羊毛占据C位,或者称之为毛C或者毛位。这是转型落地最可怕的阻力,我个人判断羊的形象已接近不可逆转,这是感觉,没有数据可以进行推理。
 
  至于,这双跑不起来的跑鞋,到底是不是遮羞布,是不是障眼法,来日方长。
  趣步的互联网技术问题
 
  趣步升级新版本后,苹果商店认证总是有掉证书问题,貌似大半年都没搞定,96的办公室在深圳,招点技术人员可以说是伸手就来,可就是拖拖拉拉解决不了,现在是否解决我还没落实。
 
  今年五月份,我用备用手机的MIUI在趣步官网下载的趣步APP,每次打开都会有闪退现象,此时间距离趣步官方宣传的修复闪退时间,已经一年多了。机型适配应该是基本技术能力。
 
  技术水平结合商城操作的奇妙,显然是菜鸟一箩筐才能干出来的事儿,收了这么多钱,深圳办公室那么大,趣步依旧乐于私下里美其名曰“小团队运作”。
 
  趣步公司内的共识
 
  建立第一个趣步微信群后第二天晚,趣步公司齐刷刷进来十几个人,刷屏骂三天,说老板让他们来盘我,贬低辱骂以及赤裸裸的威胁都用上了。
 
  结果几天后要么辩不过退群,要么反被我骂退群,不说话的我也懒得搭理,一杯清茶也进来了。
 
  梁子结了,我没有放开手脚下死手,很多地方下笔一直留有余地,甚至客观上澄清了一些趣步的负面信息,但骂战中清清楚楚看到了那十几个脑子的共性,狂妄。
 
  负面说够了,说说另一面。
 
  操盘耐心,是趣步第二大优点
 
  相比人渣浓度直逼百分百的币圈,即便强大如三大交易所也不断爆出各种狗血,币圈信用已经彻底崩塌,就那么点韭菜还要绞尽脑汁的收割,人至贱在于不自知,万人唾弃还恬不知耻。
 
  趣步操盘耐心从不急于收割,这种来自于交易手续费的杠杆调解,可以让操盘方游刃有余,在多个角度的技术层面确实值得思考,从试验品的角度来说我更乐于追踪观察,鱼是要养的。
 
  这话单拎出来看,立场严重的政治不正确,理由是因为烂苹果策略。
 
  什么是烂苹果策略
 
  如果所有苹果都是烂的,我就挑不太烂的凑合着,如果我无法阻止投机,我就用伤害程度最低的投机,取代伤害程度最高的投机。
 
  在我十二年追踪各种传销历程里,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案例我早已麻木,总有人会主动跳进陷阱,总有人会飞蛾扑火,我从竭力挽救到冷酷剖析,深刻理解了贪欲不是法律能够杜绝的问题,堵不是不如疏,是需要结合疏来配合堵。
 
  这就把问题从法律视角切换到社会治理视角后,此观点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严重不适,此处表示歉意。
 
  烂苹果策略的使用前提,是技术分析的结果,不是吹牛得来。
 
  最近两个月闲下来忙于《流行性洗脑术的核心秘密,洗脑的三要素》框架,整理出七百多个社会心理变量,基本囊括所有国内洗脑术。在心理坐标中横排对比趣步系、币圈、资金盘、传统传销、网络传销、直销、社交电商后,我整理出如下信息:
 
  趣步系整体投钱金额较小,甚至零投入,因为模式整体强调复投,减少了重复投入造成的伤害;
 
  趣步系不太强调暴富,参与者对羊毛收入乐此不彼,但会助长投机开盘排网、梭哈抄底的冲动;
 
  趣步系整体洗脑强度小,低于微商略高于币圈,目前局限于微信群交流场景;
 
  趣步系大多不需要专职,对家庭感情的直接伤害比较小,不影响工作就会永远保留退路,显性社会风险很低;
 
  趣步系歪理邪说、逻辑悖论目前局限于话术层面,对三观影响小;
 
  还有两个我暂时未下结论的点:
 
  趣步系的交易杠杆,似乎会弱化“传销团伙”内部两极分化,有那么点朴素的“患均不患寡”,这个很有意思的社会心理,原因在哪里还没完全推理清楚;
 
  同时趣步模式是诸多庞氏金字塔中最矮胖型的金字塔,其制造的社会矛盾从结构上比其他金字塔模式低一个量级,目前现状甚至可以说低两个量级。
 
  所以,趣步确实是个不太烂的烂苹果。
 
  恶性化方向发展的几个破坏性变量,目前只观察到两个:
 
  达人的蛊惑,达人自嗨幻想式的解释趣步负面信息,会提高洗脑强度;
 
  服务中心铺开后,场景变化会产生新的群体心理,这个自变量我还需要搜集数据反复测试。依以往经验来看,如果趣步魔化这里就是起点,这里先踹一脚,顺便打卡标记,方便以后收集数据。
 
  这些,肯定会让大多数人高度不爽,要么明确支持,要么坚决反对,社会现在流行非黑即白,我选择表达就选择承受,但表达观点是我的自由。
 
  在结论外,找结论
 
  趣步是不是传销,是不是构成非法传销,我说过也表达清楚了细节。但是,不是非法传销,不是刑法意义的传销,就没有其他罪了吗?
 
  那么厚重的刑法,凭什么非要用传销罪来局限趣步,这样看好像我全篇都是废话一样。还有多少个罪名,在未来的路上等着趣步们,我们拭目以待!(图文皆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联系本网删除!)


反传销救助中心提醒您:清除传销社会毒瘤,是和谐民生必行之路,是弘扬正义必举之旗,是维护诚信必通之道,是构建和谐必为之政,是平安社会必执之策!

上一篇:家属千里求救误入传销的孩子!

下一篇:传销人员的行为特点!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国内反传销寻人寻亲网_【李先生】_寻人启事_专业找人官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