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传销寻人寻亲网_【李先生】_寻人启事_专业找人官网

欢迎来到《李先生反传销救助网》救援电话:15222723888

网友诉说传销经历!

2021-04-01 08:52 分类:反传销专栏 阅读:

 

  2020年11月15日,凌晨4点左右,我被骗子从济南的传销窝点轰出来,坐最早的一班车回到了北京。
 
  我TM的终于能够睡个懒觉了!
 
  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才有了回到现实的感觉。
 
  现在我把这次真实经历进行一次复盘,既是对自己的心路进行剖析,也是想警醒像我一样对传销没有防范意识的人。
 
  也许写得会很啰嗦,但在这个过程中研究传销的规则,分析在传销组织里的人,不失为一件有趣又有意义的事。
  一、建立信任
 
  为了体验北京丰富的文娱生活,我开始使用X说来结识当地的同龄人,想找到朋友一起探店逛展。
 
  9月初的某一天,我匹配到了一个大姐。我们在匹配成功后除了寒暄并没有展开对话。我以为她会像其他网友一样,过了一周被我清掉。
 
  在这个平台上,如果刚匹配成功后没有建立起共同话题,我基本上不会再进行第二次聊天,毕竟可选择的匹配对象还有很多,没有必要在一个人上面投入过多的精力。
 
  然而这个大姐却在隔了很久后重新发起聊天,并直接提出加我微信。我觉得她算是难得主动的人,就加了好友。
 
  在微信上,她对我问东问西,异常热情地想约我出来吃饭。我以时间不便为由推拒了一次,说国庆要出游,谁知她竟自来熟地找我要旅游礼物。我不好再次拒绝,只好答应,打算随便买个小礼物完成承诺就行。
 
  于是我们在我旅行回来后面基了。
 
  这个大姐健谈直爽,自称是中国有xx、中国好xx、明星大xx等爆火综艺的导演,还曾经在x娜的工作团队中。她讲的综艺趣事我很感兴趣,便逐渐开始每周都约饭。
 
  我是一个在对话中喜欢倾听、不喜欢倾诉的人,所以往往是她在不断地输出观点,我偶尔附和,做一个合格的捧哏。只有在她主动问我时,我才会说些关于自己的事情。
 
  她天南海北地侃了很多:工作上怎么一步步被人提携着走到今天,感情上有浪漫的初恋和无语的前任,极其爱好名包首饰,虽然是富二代但家教严格,亲友都特别优秀,等等。她在我眼中是一个性情中人,我对这样精彩的人生故事感到好奇,在她绘声绘色的讲述中入了迷。她带给我很多写作的灵感,导致我对她的好感度直线攀升。因此,在大姐不断诱导我去表达的观点和偏好时,我表达的都是真实感受。这个时候的我,还是真诚的。
 
  但是,我对人的好感度往往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的。当我习惯于她的精彩故事带给我的刺激感时,一个个减分项就开始浮现。
 
  比如,她爱说车轱辘话。在几次聊天中,她有两次以相似的遣词提到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并说创业最重要的就是有贵人带。我认为,一件事情原封不动地给同一个人说,很可能是因为她对每一个刚开始熟悉的人都会这么说,只是忘了在我这里曾说过。而我对千篇一律的套路故事会不耐烦。而且,由于专业原因,我对于创业管理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所以这种经验主义的话,第一遍听是随口应和,第二遍听就难免觉得以偏概全。
 
  再比如,她太自来熟了。还没聊几句话时就找我要礼物,初次见面我为堵车迟到而道歉时找我要补偿,还在破冰阶段就交浅言深聊人生,刚吃了一顿饭就跟我手挽手……这些迅速拉近距离的举动,我在行为上都碍于面子一一配合了,但情感还处在不熟的阶段上,两者渐渐产生了割裂,越发趋于虚伪。
 
  我喜欢瑞克和莫蒂。
 
  我想做瑞克,可我更像莫蒂。
 
  作为一个外热内冷的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我都表现得温和、没有主见。如果有人征询我的意见,除非必要我都会顺着那人的心思。
 
  但是他不可以不问我。
 
  让出决策权,不是因为我人好,而是因为我无所谓。
 
  一旦我要的时候,你必须给。
 
  所以,我在”初面“蒙混过关,进入了”群面“。
 
  二、得到邀请
 
  国庆节后,大姐约我去亮马桥附近的会所听民谣。
 
  我原本以为是我们两个单约,谁知道去了之后半个场子都是大姐的熟人,而且很多拉拉。要么打扮奢华时尚、要么潮流酷炫。我猜是因为我母胎solo又在社交软件上只匹配女生,让她以为我取向为女吧。
 
  大姐把我单独撇下,张罗其他人去了。坐在陌生人堆里,我只能假装熟络地尬聊,这让我有点不爽。这种感觉不是因为社恐或者歧视同性恋,而是因为被迫陷入尴尬处境的冒犯感,毕竟我原以为这次也会是两个人的私下聚会。但是大姐在和我聊天的过程中就表现得大大咧咧,也比我年长许多,所以我当时压下了这种小小的不快。
 
  在被一伙人包围的情形下,我开始用从众来压抑自己的不安。
 
  大姐不喜欢小众乐队的演出形式,而我却觉得他们像吟游诗人,甚至有种同台即兴编词的冲动,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对大姐观点赞同;大姐的朋友说不喜欢我的家乡,我想反驳,可却说自己也这么认为;这帮人为了给中场演出的朋友助阵,让我也跟着应援,我觉得傻逼,可也跟着下载了滚动字幕的APP。
 
  这种表面上的融入,潜移默化中建立了我的顺从。在社交压力下,我的行为被同化了。
 
  就这样混到了后半场。大姐带我上楼,说是要把我引荐给她的室友兼合伙人。等我坐下后,大姐再一次撇下我自己走了。而这一次,我甚至习惯了她这种自作主张。
 
  现在回想,她这副做派可真像hr。
 
  “终面”来了。
 
  合伙人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告诉我要先搞副业再创业,告诉我积累人脉的重要性,告诉我要和各行各业的人交流,看看别人在做什么。
 
  关于职业规划,我有自己的思考。我对于本职工作的选择,是出于秋招和春招中对自我的反复剖析。目前的职业是我能做并想做得更好的,头一年的主要任务是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而副业要做什么,我有一些想法,但与主业无法兼顾,需要等主业步入舒适区后再张罗。
 
  可这些想法在面对合伙人时,我无法坦然地说出。她说我迷茫,其实我不想急于求成;她说我焦虑,其实我只是未雨绸缪。我习惯于示弱、习惯于糊涂,只是为了以一个职场新人的姿态,得到前辈们的宽容和关照。
 
  可能是我虚伪得太真诚,害得我被误认为是合适被拉入伙的人吧。
 
  合伙人在表达完她对我的建议后,说要让大姐带我去XXXX。我没有听清,她解释说是一个汇集各行各业精英的沙龙,类似于向往的xx一块交流。
 
  我有些心动,但也有顾虑。我不怕花时间,也不怕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只是在衡量性价比,担心请假扣的工资、路费、生活费,不能带给我等价的快乐或者成长。
 
  合伙人肯定看出来了我压抑的兴奋和隐藏的顾虑。她支使我去找大姐过来。我把大姐带来后,合伙人又当着我的面复述一下要让大姐带我去XXXX,预计要三四天,用大姐团队的名额,包食宿和车费,不过需要我去帮着干活打下手。
 
  哦,又是那一套!同样的话对不同的人说,就显得套路和廉价。不过当时我已经不在意了,顾虑被打消,我满脑子都是一种对未知领域的好奇。
 
  团队?是综艺拍摄团队的意思吗?!也就是说,我能参与综艺拍摄?!素人综艺也行,我可以了解到综艺是怎么做出来的,娱乐圈文就有素材了!而且都是精英,没准就能碰上哪个大帅比饱饱眼福,或者是跟行业大佬蹭一波经验,不亏不亏~
 
  所以当大姐问我能否请假时,我满口答应,就这么上钩了。
 
  要想钓到鱼,得用鱼儿最爱吃的饵。
 
  估计大姐从以往的聊天中以为我喜欢综艺,才会让合伙人选择采用这种说辞糊弄我。可其实我是为了写网文,想体验娱乐圈的工作日常。这样的歪打正着,让我误入龙潭虎穴,也让我最终被她们轰出来。
 
  我对朋友很好,也对朋友很坏。
 
  我会宠着我的闺蜜,但我总是忘记她们的生日。
 
  我会哄着我的闺蜜,也会对她们耍横板脸。
 
  但我对大多数人都只有好,没有坏。
 
  不惹是非,不留把柄。
  三、虚情假意
 
  自从得到了这个机会,大姐在我心中的地位就变了。从一个侃大山的饭搭子,变成了通往新世界的钥匙。当大姐在我这里具有了可利用的价值,我就不会把她划在朋友的范围里了。
 
  小时候,我的朋友很多,但凡是和我一起玩的同龄人都是我的朋友;后来,只要喜欢看动漫或者是腐女,就都是我的朋友,可那时候acg和bl还小众,所以我的朋友很少;大学毕业后,我的朋友变得只有几个,她们在天南海北,甚至远隔大洋,但是我们无话不谈,三观契合,是彼此精神上的依靠。“朋友”两个字,在我这里渐渐地和“知己”划上了等号。这样珍贵的友谊,我不会让任何功利的东西去玷污它。
 
  所以大姐对我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呢?她应该算是和我的同事一样,善者互惠,恶者远离,但是没必要交心。
 
  我不再随性地做自己,而是开始在大姐跟前怒刷存在感。我故意经常点赞她的动态,因为每次点赞之后她都会和我私聊两句。我开始主动发起话题,和她分享我生活中无关痛痒的事。在决定发色的时候,我会询问她的意见并违心的采纳,以便让她感受到被重视。我开始模仿她的精致,往时尚方向打扮,让她感受到类似于养成的参与感。
 
  然后是渗入她的交友圈子。
 
  在某次吃饭时,我们偶遇了她经常提起的一个作家朋友。为了区分她俩,我就叫这个新认识的大姐为ww吧。ww在晋江写网文,在豆瓣和知乎也有自己的专栏,现在在自己做汽车方面的公关。她在那次偶遇的饭局上,跟我讲难搞的客户,跟我说写稿子的轶事,还主动要看我的小说。
 
  我很羡慕ww。我认为,能用文字挣钱的人,也像演员的流派一样,要么靠娴熟的技巧,要么靠真挚的情感,要么靠对市场的嗅觉。而我自己是三不沾,所以写作就只好图个乐。只有在写作时的我才能真正地卸下防备,畅所欲言,毫无保留地展现自己的世界观。这就是文字带给我的力量。而这种表达自我的快乐,只有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写的时候才会产生。也就是说,我需要创作自由,写不好命题作文。
 
  当我在饭后去搜索ww在晋江的文章时,说实话我是失望的。我本以为会看到一部惊艳的作品的,实际是一个平庸的网文。我去看她知乎的回答,看到了抖机灵的技巧,没有看到情感。其实到后来我被骗去济南时,她主动给我看一篇发表在豆瓣上的文章,我才有所触动。不过可惜的是,紧接而来的就是巨大的反转。
 
  这些都是后话了。起码在当初,我还为在X说上匹配到她而惊喜,兴致冲冲的截图来给大姐看。
 
  后来,我依然喜欢玩x说,又刷到了一个制片人,简称Judy吧。她约我在一个樊登读书会见面,我去那里才发现是一个瑜伽室。这个活动就是打坐+喝茶,这让我有点惊讶,因为她在网上的形象,绝不像是个喜静的人。
 
  果然,Judy现实中的气质跟我一个成都的同学很像,飒爽急性子,和瑜伽室的氛围格格不入,我一眼就认出来她了。不过茶艺老师在说话,我没有和她寒暄的机会。
 
  我练过两年的瑜伽,对于这种静心冥想的事比较适应,但那个活动的氛围也让我觉得有点,怎么说呢,过于和谐以至于有些诡异。人们围成一圈,有的人静坐下来就一直在默默地哭,有的人娴熟地摆弄着佛珠,有的人戴着耳机标准地打坐。老师结束后,问每个人的感受,我恍惚间回到了大学期间的心理选修课,不同的是,那个时候大家的感受都是青春而无忧的,现在这群人要么愁苦地吐槽自己的重担,要么好为人师地传授自己对于佛学的一知半解,要么打太极似的答非所问。神神叨叨的,像误入了什么邪教组织。
 
  喝茶会结束后,Judy和我吐槽这个活动的无趣。她报名时以为这是个茶馆,适合闲聊。聊天时我一直看着她,发觉她给我的熟悉感不止来源于我的同学。我一定见过她!联想到她的职业,我就询问她认不认识大姐。她得到她的肯定后,我才想起来,那次听民谣时,她也在场。我又一次在X说刷到了大姐的熟人!
 
  当时的我满心欢喜,急吼吼地发微信,跟大姐说这种巧合。全然没有注意到,Judy在知道我跟大姐认识之后,主动沟通的热情迅速冷却下来。当时我们同坐一车,她沉默不语,我略微尴尬,只能用我们上次的一面之缘撬开话题。
 
  我了解到,原来上次去听民谣的地方是一个只招待会员的会所,或者说是俱乐部,偶尔才会对外人开放。Judy是那里的会员,同是会员的还有一些娱乐圈里的人,她提了几个,我只记住了陈x国。上次她们去应援的那个唱中场的朋友,是会所的音乐老师,也是大姐签的一个艺人。我挺喜欢她的歌,后来还在网易云关注了她。
 
  这样子就串起来了。x说算法向我推荐的ww和Judy,都在大姐的关系网中。我发微信向大姐感叹算法的强大,为亲身感受到六度分隔理论而惊叹,大姐对此的反应却有些平淡。我不由得猜测,大姐是不是介意我通过其他渠道认识她的朋友呢?如果她并不想跟我那么熟络,那这些巧合会不会给她一种我在入侵她的领悟的感觉?我认为自己的殷勤引起了大姐的反感,所以和Judy当时相谈甚欢,过后双方都不再主动进行线上交流。
 
  在和大姐见面时,她也多次旁敲侧击地问我,她的合伙人跟我说了什么,我和Judy又聊了什么。我每次都如实复述,以为她是对于我渗透她的人际圈子而感到不安全才反复确认,因而用坦诚来安抚她。她解释说,是考验我会不会认真倾听别人的话,把别人的话放在心里。她说她也把我以前说的话放在心里了,可我也记不得自己说过什么了,毕竟当我对她有所求时,为了迎合她,我说过不少假话。
 
  图文皆转自网络 ,仅供学习、交流使用。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处理。


反传销救助中心提醒您:清除传销社会毒瘤,是和谐民生必行之路,是弘扬正义必举之旗,是维护诚信必通之道,是构建和谐必为之政,是平安社会必执之策!

上一篇:细看网络传销十大案例!

下一篇:网络传销陷阱多,万千小心!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中国反传销寻人寻亲网_【李先生】_寻人启事_专业找人官网
返回顶部